梦都棋牌网

  苏羽现在的心情很不好。毕竟输了棋谁的心情也不会好。而且输的是本该赢下来的棋。这让他有一种不敢见南斗的感觉。
  
  不过他不知道和他分先下的是个职业三段。如果他知道的话也许心里会好一些。但现在他满脑子都是输的棋。
  
  你为什么没在那里点呢?在棋局结束后那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问他这句话的时候苏羽脑子一下子懵掉了。
  
  是啊为什么没看到那手点呢?如果先点进去下一手再飞断那这位老先生的大龙不就彻底死掉了么?可自己当时为什么却要补那一手呢?当时是觉得自己的棋上有断点怕对杀时差气。可是为什么没看到上边的借用呢?
  
  苏羽登时觉得自己在观察力上和别人的差距很大:为什么那个孩子看出来而我没看出来呢?
  
  南斗安慰他的话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只是深深的自责。
  
  其实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在中盘经过极其复杂的计算之后脑子的出现的盲点使得有时候高手也会看不到一些外人看来很简单的棋步。
  
  现在赵李明也在后悔轻视了那手二路飞的威力。后悔在边上大意的一手跳。就是这手过分的跳被苏羽抓住开始穷追猛打的。
  
  南斗不知道苏羽在想什么因为他从没在观察力上输给过别人。这让他从没和苏羽说过出勺子的时候该怎么办。苏羽的观察力都是自己在和南斗或父亲或毛毛下棋时候锻炼出来的当然会不成熟。他只能泛泛的安慰着苏羽。
  
  这时候李学走了过来。
  
  苏羽猛地转过身擦擦眼角上的泪光一鞠躬说:“李先生。很抱歉打扰了您的时间。这盘棋我输了我和南~~老师(南斗来的时候说叫南老师比较好)这就走回去找新的学校。对不起。”
  
  李学心想你走了那还了得?现在教室里那帮人都快把苏羽当偶像了而且他老师华七段要是知道而他放走了苏羽老爷子非生撕了他不可。
  
  每个围棋人不仅自己要在棋战中胜利对收弟子这种事也是十分在意的。拥有一个好的弟子把自己的衣钵传下去是每个棋士的梦想。尤其是华七段这有年纪的老棋士。这个时候比赛的胜负他已经不在乎了毕竟他什么比赛没赢过。而现在找个好徒弟传衣钵简直就是他继续活下去的生活支柱了。
  
  传衣钵这种事他李学显然是不行的。
  
  李学笑容满面地说:“苏羽同学经过考试你已经被我们学校录取了。希望你能在众位老师的教导下认真钻研棋道为国争光为这所学校争光。”
  
  苏羽一愣。他不是输了么?怎么输了学校还要他?
  
  李学看出他的心思笑着说:“这是考试棋。并不是说你输了我们就不要你了。而你只要在棋里面表现了你的实力就可以了。”
  
  苏羽刚才输棋的沮丧登时一扫而光兴奋得说:“那就是说我可以和诸位叔叔们下棋了?”
  
  李学点点头。
  
  苏羽又兴奋了起来了。
  
  南斗知道这个孩子一向思维简单也不管他向李学招了招手。
  
  两个人走到走廊里。南斗开口问:“李先生我知道小羽要在这里呆六个月我想问问学费是多少?”
  
  李学说:“3百。”
  
  南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3百?苏老师他们一家一年才赚几个三百?
  
  看到南斗面色不豫李学忙说:“学费什么的好商量。您能掏多少?”
  
  南斗说不出话来。他兜里只有28o还要留一些给苏羽当饭钱。这可是苏老师一家人的血汗钱啊。
  
  看着南斗在那哆嗦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李学就知道这是穷人家的孩子。
  
  那些大员们一听学费是三百连二话都不说就把孩子送来了。想起那帮公子们李学就头疼。现在都开学了公子们还没一个来的。
  
  这时候李学想到他师父华七段。当年自己也是个苦孩子就是被他师父~~~~~
  
  师父?李学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说:“不知道苏羽是哪位高人的门下?”
  
  南斗摇摇头说:“这孩子没拜过师父。棋是跟我学的但没拜过师。”
  
  李学一拍手:“那就好办了。”南斗不知道这个李学葫芦里卖什么药说:“什么好办了?”
  
  李学说:“我们这里有很多职业的棋手。说句实话他们也对苏羽很感兴趣。如果让苏羽拜他们其中一人为师那我们就只好看在那位棋士的脸上不收苏羽学费住宿费饭费什么的了。而且拜了师也算是有条进身之路以后苏羽考上了段位去了北京也有个照应。您说是不是?”
  
  南斗想了一想说:“这样也好。不过小羽的师父可不能太差以后小羽是要跟着他学棋的。”
  
  李学忙拍胸脯:“那没问题。我肯定给你找最好的棋手给小羽当师父。”他心里想如果把苏羽的事和华老爷子一说那华老爷子肯定会来南京。如果华老爷子收了苏羽那也算皆大欢喜。而他有个前途无量的师弟也脸上有光。而且还能堵住别人的嘴:这学校就是华七段开的。他的弟子来上学自然不能收钱。
  
  不过隔墙有耳屋里的孙玉聚一听要给苏羽找师父立刻跳了出来说:“我愿意收苏羽当徒弟。”
  
  李学看看他没说话。心想你嘴上毛还没长齐了你忙着收徒弟干什么?
  
  孙玉聚看他不说话说:“我也是一七段了啊。南先生你看苏羽给我当徒弟没问题吧。我怎么着也是新名人啊。”
  
  他嗓门大而屋里的王珏耳朵尖一下子跳了出来说:“谁?苏羽要拜师?呵呵呵~~~那你算是找对人了。我王珏正找徒弟呢。好好好苏羽呢?还屋里跟古力复盘呢?叫出来叫出来我王天元要收他当入室弟子。”
  
  南斗看着他们有点愣住了。
  
  几个人就在外面争起来不一会儿钱大光也加了进来。
  
  这就更热闹了。
  
  这个说自己得过多少多少冠军那个说自己是棋力多么多么高强。
  
  李学趁他们吵的时候到办公室里打了个电话到北京。
  
  一边的苏羽和古力正在复盘没听到外面的争吵。
  
  电话通了接电话的是华七段的大女儿华敏。
  
  “喂?”
  
  “是我小李。”李学忙自报家门。他要快一点不然这个前途无量的师弟就飞了。
  
  “哦。小李阿怎么着啦?上次我托你给我买的板鸭味道不错什么时候~~~~”
  
  李学没兴趣和她聊板鸭打断话头说:“老师呢?在么?”
  
  “在阿正和聂先生研究棋呢。你等着我给你叫去。”电话那边传来“爸”“爸”的叫声。
  
  一会儿华七段低沉的声音在听筒那边响起:“我是华浩天。”
  
  李学忙尊敬的说:“老师我是李学。”
  
  “是学儿。怎么了?学校里有什么问题么?你小子可很久没给我打电话了。”华七段有点戏谑的说。
  
  “老师您不是一直想找个有天分的孩子跟您学棋么?”李学咳嗽一声说。
  
  华七段问:“怎么?有好苗子?叫什么名字?”
  
  “叫苏羽。今天来报名上学的。”
  
  “是好苗子那你就留下不收学费都没关系。不过收他当弟子么~~我想等他入了段再说吧。”
  
  李学心想等他入了段那就连骨头都没剩下什么给您了。当然话不能这么说。他说:“老师这孩子~~前途无量阿(他压低声音说)。您要是不要~~外面孙玉聚王珏他们可都正抢呢您要是不要可就没了。”
  
  华七段一愣:“小孙和王珏都在你那边?他们对这孩子什么意见?”
  
  李学说:“意见?意见就是谁抢到算谁的。您不知道刚才苏羽和赵三段下了盘分先棋。”
  
  华七段说:“怎么?这孩子赢了?”口气里很不相信。
  
  “不是那孩子输了。可是那孩子的棋真是~~~现在说不清楚。您要有时间就现在过来一趟。”李学着急的说。现在也只有华七段能镇住孙玉聚和王珏他们。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好我现在就飞过去。我到之前你让那几个小子老实点。”华七段有点动心了想看看这个让职业高手吵架的孩子到底是个什么人。
  
  而华七段要来的消息让孙玉聚、钱大光和王珏兄弟几个都傻了眼。他们对这位围棋界的前辈高手一直是尊敬加畏惧。
  
  因为当年他们在国少队没少被华五段骂(当时华七段还是五段)。
  
  他们心里现在都有自己的想法。那就是趁着这个前途无量的孩子没进国少队就收归门下。因为如果有这么个孩子陪你下棋那自己的棋力也会有很大进步的。而且教出来的学生是要带上他们的烙印的。以后得了冠军他们也是光彩。
  
  这种荣光谁不要?
  
  而现在华七段来了谁还能抢?几个人有些丧气的低着头。李学好说歹说几位大哥才回去带孩子们下棋。
  
  这时候办公室里电话响了李学进去接电话。
  
  苏羽和古力现在混得挺熟也去教室了。
  
  南斗则自己走了。
  
  办公室里李学听着电话一脸奇怪的表情。也不知道是哭还是笑。
返回顶部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