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名人网

  “石佛,你认为现在的形势怎么样?”
  
  第2届“应氏杯”8强战已经进行要下午4点左右。作为这个年代奖金最高的职业大赛,自然吸引了大量眼球。从下午开始,很多棋手就陆陆续续的赶到设在韩国棋院的研究室,对今天的4盘棋进行研究。
  
  刘昌赫过来了,李石佛也过来了。职业围棋的世界最讲究实力,曹燕子和徐奉洙今天都在在参加比赛,那么很自然的,今天研究室的中心就是他们两位,大家自发的围绕着刘昌赫和李石佛,对今天的比赛展开讨论。
  
  在目前存在的几项世界大赛中,“应氏杯”的比赛规则比较独特。除了大贴目,“应氏杯”是没有读秒的,“应氏杯”每方固定用时是3个半小时,如果有一方固定用时用完,就要执行所谓的“延时罚点”规则。
  
  有人曾经很形象的解释这条规则,所谓“延时罚点”,其实就是“用目数买时间”。当你3个半小时的固定用时用完,你就可以花2目棋“购买”半个小时的比赛用时。当然,这个延时并非无限制的,最多可以延长3次,如果你累积用时超过5个小时,那就直接超时判负。
  
  应老先生设计这条规则的时候,他是这样考虑的:即使出现最极端的情况,2个人都被3次“罚点”了,比赛也能在10个小时之内完成,不会出现1天下不完的情况。
  
  这条规则刚出来的时候,其实引来很多人的诟病,也让很多棋手不习惯。有很多人认为,围棋就是围棋,“目数换时间”神马的,实在是有点莫名其妙,这样的规则,可能影响比赛的内涵。比如设想一下最极端的情况。“应氏杯”本来就需要贴7目半,如果有一方被罚掉6目,而另外一方没有罚点,那么可能即使你盘面多出13目,最后也要判你输棋。
  
  也有人曾经开玩笑的说,应老先生不亏是银行家出身,也只有资本家才会认为什么东西都可以交换,。所以才会设计出这样奇葩的规则。
  
  这条“延时罚点”的规则虽然让很多人不习惯,但是没有办法,人家土豪就是任性。人家既然出那么多钱办这个比赛,那只能是你慢慢去适应人家的规则。再说了,这样的规则是“明规则”,它本身可能有点问题,但不会影响比赛的公平。
  
  每方3个半小时的比赛用时,正常情况下一盘棋7个小时左右结束。不过几天的比赛稍微有点不同,现在才下午4点多钟,不过当比赛进行到现在这个时候,有几盘棋的形势意外已经非常明朗。
  
  有韩国棋手参加的两盘比赛:首先是曹燕子对王立诚。两位力战家从上午开始就大打出手。不过进行到中盘的时候,王立诚忘记交换一个重要的次序,被曹燕子抓住机会猛攻,目前王立诚的形势已非。研究室的研究认为,曹燕子的获胜只是时间问题。
  
  另外一盘,由徐奉洙对阵聂旋风。聂旋风下得相当漂亮,其卓越的大局观和灵活的棋风展现的淋漓尽致。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用刘昌赫的话来说,除非聂旋风发疯,否则那盘棋不可能输得出去。
  
  还有一盘棋。是大竹英雄vs芮廼伟。刚加冕世界冠军的大竹英雄延续了自己在世界大赛中的良好状态。这盘棋虽然不像前两盘那样呈现一边倒的态势,不过大竹的优势也已经比较明显。
  
  既然这3盘棋看上去都已经分出胜负。在观战室中,大多数棋手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李小强对阵赵治勋这盘。因为只有这盘棋一时间还看不清胜负。局面还比较混乱,呈现一副胶着的态势
  
  观战室内,李石佛虽然众星捧月一般被大家围在中间,不过他的话语依然不多,更多是在棋盘上默默摆着各种参考图。听到刘昌赫探讨式的询问后,李石佛依然没有马上回答,他对着面前的棋盘又默默的想了一会,手指无意识的在棋盘上虚点几下,仿佛是在计算某种变化。
  
  过了好一会,李石佛才低声叹息道:
  
  “唉,他还是厉害,这盘棋应该是赵前辈输了。。。”
  
  听过李石佛的话以后,刘昌赫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作为一名优秀棋手,他又一直在研究室内观战。对于李小强和赵治勋这盘棋,他其实也有自己判断的。他的判断,和李石佛一样。也认为目前的形势是李小强好。只不过目前场面还比较混乱,棋盘上还有很多变化看不清,刘昌赫需要李石佛确认一下而已。
  
  当然,刘昌赫是这么想,其他韩国棋手可未必。要知道,赵治勋是韩国人,他在80年代夺得“名人”后锦衣还乡,也曾经在韩国引起轰动,他在韩国有相当多的崇拜者。在这里比赛,绝对算是赵治勋半个主场。
  
  在观战室不少棋手看来,目前不正是杀得热闹吗?中盘战远未结束,棋盘上还有那么多地方没有定型。李石佛凭什么就认为赵治勋输定了。
  
  仿佛是知道大家心里所想,这个时候的李石佛拿过棋子,在棋盘上摆起变化来。
  
  “这步棋!赵前辈应该是忽略了这步棋,所以他整个作战计划是失败的。当然,到底是不是没算到我也不能肯定,赵前辈也许算到了,他是不得已而为之。不这样下的话,那就更没机会。赵前辈今天的棋下得有点奇怪。感觉他前面谨慎过头,下的棋太过保守了。等他意识到自己形势不利,后面又有点急于求成,很多招法太过勉强。要知道,单纯比算路的深度,并没有多少人会是他的对手。”
  
  “哦?在日本棋坛,赵前辈就是以算路精深著称,这也是他称霸日本棋坛最为依仗的东西。你认为李小强的算路比赵前辈还强吗?”
  
  对于刘昌赫的这个问题,李石佛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抬头瞄了对方一眼:
  
  “在前段时间,你也和他正式碰过面啊,他行棋给人带来的压迫力,和他下棋是什么感受,你自己也有体会,这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应氏杯”上一轮比赛中,李小强就是淘汰刘昌赫进入8强的。听到李石佛把话题扯到自己头上。刘昌赫苦笑一声:
  
  “没错,他的算路确实超强,和他下棋很难受,该强硬的时候他绝不退缩,该柔软的时候他又滑不溜秋。让人很难抓得住他。要怎么说呢?在对局中我在想什么好像他全知道,而他在想什么,我却一点都不清楚。不怕大家笑话,这就是我和他对局时最大感受。碰到这样的对手实在让人头疼。”
  
  “是啊,像他这样的对手,一旦进入他擅长的轨道,想赢他一盘是很难的。。。”
  
  仿佛是印证李石佛的话,最新的棋谱传入研究室。李小强正好下出了那个“赵前辈可能忽略的变化”。这样一来,在场的韩国棋手面面相觑。这里面绝大多数棋手已经知道,李小强的获胜真的是只剩下时间问题了。
  
  当然,还有极个别乐观主义者:
  
  “嘿嘿,赵先生现在在耍大龙哦,考虑到赵先生超强的治孤能力,这盘棋并不是完全没有翻盘的可能吧?”
  
  “没有用的,这样的局面,先不说目前完全看不清大龙的眼位。就算他不屠龙,就那么简单收束一下,他的目数也领先不少。他有太多选择了。现在主动权完全掌握在他的手上。。。”
  
  “石佛,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在你的内心深处,真的认为李小强是最难对付的吗?在他的围棋中,难道就真的没有弱点?”
  
  见到大家都把目光对准自己,这次李石佛没有回避。他仔细想了一想,然后缓缓说道:
  
  是的,他是目前世界上最强的棋手之一。更可怕的是,每次看他最新棋谱,我都能看到新的东西。好像他还在继续涨棋。至于他的弱点嘛。。。也许。。也许大竹先生以及中国的聂先生让我们看到了一些东西。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想要抓住他的弱点,那也不是轻易就能做到的。那还需要苦修啊。。。”
  
  下午6点钟左右,“应氏杯”8强赛全部结束。结果没有出乎研究室的预料。最后是李小强,聂旋风,曹燕子和大竹英雄4位棋手进入本届比赛四强。
  
  对于这个结果,来到汉城的应老先生显得十分满意。
  
  作为上届比赛的冠亚军,曹燕子和聂旋风好像和“应氏杯”特别投缘,他们再次联袂进入4强。
  
  大竹英雄,日本老牌超一流棋手,刚刚夺得新一届“富士通杯”冠军,他是今年在国际赛场表现最好的棋手。
  
  李小强,国际棋坛冉冉升起的超级新星,2次世界冠军获得者。他代表着世界棋坛的未来。
  
  由这4位组成本届比赛的4强,还有比这更好的结果吗?
  
  “当然,我当然更愿意在后面的比赛中碰到大竹先生。大家知道,在前不久,大竹先生给我上了难忘的一刻,他现在状态火热。和大家说实话,我很感谢大竹先生,那盘棋让我学到很多东西,也让我对自己有一个更清醒的认识。因此我现在迫不及待的想和大竹先生再次交手。”
  
  8强赛结束后,马上就要进行下轮比赛的抽签。在抽签仪式上,李小强信誓旦旦的说了上面一段话。
  
  只不过事与愿违,当李小强展开手上的抽签结果。他笑了。
  
  他把目光投向了曹燕子。
  
  李小强半决赛的对手,是曹燕子。(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