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都棋牌网

第四回 马入边陲 枰上烽烟从此静


炮轰中宫 胸中块垒一旦消


  话说碧桂园杯预赛进行到第四轮,赛程过半,各位棋王为了取得好成绩,无不全力以赴。本轮战况依然惨烈,8盘棋有6盘分出了输赢。A组,上海两位冠军延续了良好势头,高歌猛进;恨天无把恨地无环的大英雄王天一继续遭到阻击,一胜难求。B组,蒋川打破了胡荣华的不败金身,跃居榜首;岭南双雄同时奏凯,获得首胜。焦点之战两位年轻棋王郑惟桐与赵鑫鑫的对决,秋色平分。


  比赛开始,A组头台谢靖遭遇东北虎赵国荣,此前谢靖积4分,老赵积3分,都保持不败。谢靖炮立中宫,老赵应以屏风马。双方落子如飞,噼噼啪啪按钟的声音不绝于耳,弈来都是自信满满。布局定型,与上午王天一跟赵国荣下的那盘一模一样,看来东北虎对此深有体会。上午那一局,王天一愣没占到丝毫便宜,后来还得下风求和。有鉴于此,谢靖改变次序,没有先弃中兵,而是右马盘中。但老赵不假思索,立即炮沉海底,车炮在红方底线掀起滔天巨浪。


  对方咄咄逼人,谢靖只能以暴制暴强硬回击,从中路杀开一条血路。一时间,双方主帅先后绕城逃难,局势之复杂难以算清。令人诧异的是,走到20回合时,老赵钟面居然还有一个多小时,而且走子如飞,落子按钟铿锵有力,看来是经过仔细研究的。而谢靖呢?起初小心翼翼,到后来亦步亦趋,速度一点也不比东北虎慢,看来对此局面也有自己的认识。两人比拼家庭作业,就看谁拆解的更深了。


  战至中局,老赵终于放慢了速度,而谢靖的表情也轻松了许多---其时盘面依旧复杂多变,但总的势头是红方好下,黑方要小心应对了。老赵长考之下走出软手,平炮、退炮两步棋略显保守,谢靖趁势车炮卡住卒林要道,窝心马盘旋而出,要攻击黑方的弱马。赵国荣一看此马凶恶难当,欲以大炮救驾,但忽视了谢靖马从边陲切入攻击底士的凶狠招数。刹那间,枰上风云突变,谢靖的车马炮紧密呼应,攻势如钱塘大潮滚滚而来,委实难以抵挡。老赵功力深厚,顽强的防御能力令人叹为观止,竟然在危如累卵的局面下逼兑掉谢的主力,似乎此时可以松一口气了。但谢靖算度精深,接着又针对黑方的马儿做起了文章。老赵的马炮老将都被牵制,谢特大妙用顿挫,老帅悠闲登顶,看似无棋可动,实则暗伏得子手段。老赵见无法解困必然失子,点头认输。此局对攻激烈,中变精微,残棋更是高妙,堪称谢特大的得意之作。


  师弟获胜,师兄也不含糊。孙勇征这一轮碰上洪智,稳中有凶,中盘抓住洪智的躁进招法,车双炮似挟风雷,大破连环马,干净利落取得胜利,与谢靖同积6分并驾齐驱。


  湖北老帅柳大华次轮碰到王天一,深知对方厉害,赛前也是精心备战。但见柳帅的一匹马儿风驰电掣般杀出城去,捞了一个中卒,又从容退回。这个下法,看起来有点违背布局理论,一枚弱子走动过多,双车蛰伏原地影响全盘。但这里面有个小典故的:2012年大武汉武工杯比赛,野战司令黄仕清首轮就以此阵杀退了王天一,所以柳帅拿来借用一番。王天一见老帅重演天马行空,不敢大意,布局阶段花费大量时间斟酌。长考之后,果然找到办法,双车如轰雷掣电迅速占据要隘,妙用先弃后取术劫得一相。柳帅见情势危急,赶紧拼兑掉黑方大炮,双车马严防死守,谋得和局。


  李来群对陶汉明一战,飞相局对士角炮,本来平平淡淡,但陶公中局突然脸色一变,炮镇中宫弃马求杀。李来群虽然先吃一马,但转眼间为了解杀被迫弃车砍炮。与上一轮一样,无车战有车,以短击长,不免捉襟见肘。陶公车马炮尽占要道,更有小卒助战,得子得势而胜。 B组两位年轻冠军赵鑫鑫与郑惟桐狭路相逢。


  一个月前,个人赛半决赛之战,郑惟桐成功完成大逆转,一飞冲天,棋迷至今仍津津乐道。再度枰上交手,心情各不相同。两人子力紧密纠缠在一块,良久不曾有激烈的战斗。但内行都明白,越是此等波澜不惊场面,越是要小心谨慎,稍微露点破绽出来,对手会立即给予致命一剑。最后,双方都不敢轻举妄动,兑尽主力,签下和约。 赛前,我在走廊上碰到司令,问道:胡老师,一天两盘棋,吃得消吗?老人家连连摇头摆手:累!恢复不过来呀,什么棋都看不见。我心下狐疑:啥棋都看不见还能三连胜?司令笑着补充道:我晕,他们比我还晕,哈哈!原来如此。想想也是,司令取胜的三个对手,虽比老人家年轻十几岁,但毕竟也是年过半百的老同志了。从第四轮开始,司令将要连续迎战年轻后辈,真正严峻的考验才刚刚开始呢。


  本轮他的对手是蒋川,蒋布下中炮进三兵的阵势,胡故技重施,屏风马右横车应战。蒋川走出少见的右车过河,颇令胡伤了一番脑筋。再三权衡,司令设计了一套方案:伸车骑河,右马腾空而起。蒋川洞察其中机关,挥车杀入黑阵,此招端的厉害,瞄准黑马做文章。胡司令连连叹气,黑马为求生路上下腾挪,不知不觉间已落下风。蒋川抖擞精神,车炮一路掩杀,七路雄兵昂首挺胸渡河参战,捉死一匹马儿,司令爽快认负。蒋川这一盘赢得太大了,不仅大分追平,而且捞足了小分,小组出线形势一片光明。


  许银川本轮终于开斋,在徐院长身上捞了2分。本局中盘激战的时候,许仙忽略了一路弃仕强行得子的凶悍走法,实战只是略好一点。后来残局徐特大走得有些欠严谨,终被许仙以抽丝剥茧的老练残棋击败。赛后复盘,徐指出那路凶狠的走法,许银川大为赞叹。


  吕钦到赛场有点晚,见于幼华穿着红色背心,有些吃惊:怎么你也穿红的?我还以为我搞错了。原来大会给每位棋手发了两件背心,一红一黑。轮到走先手就穿红,后手则穿黑。老于可能粗心搞错了先后手,所以两人都穿了红的。见吕钦调侃,老于微笑道:我搞错了!请示了裁判长,如有必要,我就回去换,迟到了不能判我输。裁判长批准我可以就穿红的,不用换了。吕钦摇头苦笑,突然眼睛一亮:那要记你一次犯规。说得大家都笑了。老朋友之间互相打趣那是常事,足见两位老冠军心态放松。


  但棋局一开始,两人随即变得肃然。吕钦仙人指路,于幼华卒底炮,两位走了一路二十多年以前极其流行的老套路。进入中盘,吕钦率先发难,连弃两兵,车双马如潮水一般涌入黑阵地之中。于幼华举重若轻,不慌不忙一一化解。经过中局的精彩搏斗,盘面渐渐简化:红方车马炮兵联袂攻城,黑车双炮卒处于守势。吕大帅欲将受困多时的宝马良驹接应至主战场,于三郎的防守智计百出,就是不让你腾出手来。僵持之下,形成循环往复的待判局面。经过裁判长裁决:黑方长捉,必须变招。于幼华接受判罚,比赛继续。吕钦眼看再冲一步兵就能获胜,可那样黑方就要捉死红马,取胜就要大费周章。权衡之下,吕钦不得不硬着头皮换子,破掉对方一个象,接着又抓住老于的疏漏,巧妙地炮轰中士,取得了实质性进展。走完这一步,吕钦终于长出一口气,黑亮的眼睛开始四处张望。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吕钦已经胜利在望了。果然,老于又支撑几步,难以抵挡车炮兵的凌厉攻击,停钟认负。吕大帅艰难开张后,不禁喟然长叹。 欲知后事,请看下回。

返回顶部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