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围棋进步的是安定的精神动力-吴清源 | 站长邮箱 andyhenry@163.com

版权所有:银星围棋_打造最好的棋牌爱好者家园 | www.beijingz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5030615 号

Collect from 银星围棋

诸宸

诸宸
 
  诸宸,国际象棋女子特级大师和男子特级大师双料称号获得者。出生于中国浙江温州,后加入卡塔尔籍。1988年获得“儿童与和平”国际象棋世界少年赛12岁组女子冠军,成为了中国国际象棋历史上第一个世界冠军。1994年、1996年两度获女子世界青年冠军,并创造13局得12分的最高胜率记录。2001年获得女子世界冠军,是继谢军之后的中国第二位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她是世界上第一个在少年、青年、成年赛事上都获得世界冠军的棋手。在16届广州亚运会上获得女子快棋赛中第八名。
 
  运动经历
 
  8岁时,诸宸开始从师黄希文学习国际象棋,后来又得到名师叶荣光、徐俊等的指点,棋艺进步很快。引起棋坛注目。
 
  12岁,诸宸参加在罗马尼亚蒂米什瓦拉城举行的国际象棋世界锦标赛,夺得12岁组女子冠军,同时获得国际棋联授予的大师称号。国际棋联主席菲律宾人坎波马内斯当即给中国棋协发来贺电,盛赞中国有了第一位国际象棋世界冠军。
 
  14岁,诸宸荣获全国女子乙组冠军。
 
  16岁,她获得全国女子甲组冠军。
 
  18岁,诸宸的棋艺特别“火”,春天在北京夺得全国个人赛女子冠军;夏天去马来西亚取得亚洲青年女子冠军;秋天,赴巴西捧回世界青年女子冠军的奖怀,并晋升为女子国际特级大师;冬天,在奥林匹克赛场上为中国女队保住铜牌立下汗马功荣。
 
  20岁,诸宸第三次荣获全国女子冠军。同年(1996年)11月,在哥伦比亚的麦法林,她以11胜2和积12分的骄人成绩,又一次夺得世界青年女子冠军的桂冠,并以92.3%的胜率;打破了世界青年锦标赛的胜率纪录。12月,她第二次参加奥林匹克团体赛,为中国女队首次夺得银牌立下头功,并荣获个人台次金牌。
 
  1997年,在全国个人赛上,她参加了男子组的角逐,巾帼不让须眉。夺走了男子亚军的奖牌。同时,获得体育道德风尚奖。
 
  1998年秋,由诸宸和谢军、王蕾、王频组成的中国女队再次问鼎奥林匹克团体赛,荣获女子团体冠军。这是中国女队第一次突破“欧洲包围圈”,坐上冠军宝座。在这次奥赛中,诸宸坐镇第2台,出场11次,战绩5胜6和。她和队友们以完美的四重奏,奏响了中国国际象棋史上的华章。
 
  主要成绩
 
  1988年“儿童与和平”世锦赛12岁组女子冠军,并获国际棋联大师称号。是我国国际象棋项目的第一位世界冠军。
 
  1992、1994、1996年获全国女子个人赛冠军。
 
  1994年世界女子青年锦标赛冠军,获女子国际特级大师称号。
 
  1996年再夺女子世青赛桂冠,并破世青赛胜率记录。
 
  1994年12月奥林匹克团体赛女子第三,个人台次4台银牌(俄罗斯莫斯科)。
 
  1996年9月奥林匹克团体赛女子亚军,个人台次2台金牌(亚美尼亚)。
 
  1998年10月奥林匹克团体赛女子冠军(俄罗斯联邦卡尔梅克共和国)。
 
  2000年12月奥林匹克团体赛女子冠军,个人台次2台金牌获奥赛女子最佳胜率奖(土耳其)。
 
  2001年1月世界等级分排名女子第三。
 
  2001年,以5:3的成绩战胜科斯坚纽克,成为第九位女子世界冠军。
 
  2002年3月,诸宸在阿联酋迪拜举行的国际棋联在奖赛第一轮淘汰当时国际棋联世界冠军波诺马谬夫,创造了一项历史记录,这是女子世界冠军第一次在正式比赛上战胜现役男子世界冠军。
 
  2002年奥林匹克团体赛女子冠军,坐镇一台。
 
  2007年7月“北乌拉尔”杯问鼎冠军。
 
  2010年女子国际象棋世界锦标赛八强。
 
  2011年7月23日,获得2011中国杭州国际象棋女子特级大师赛第5名。
 
  家庭成员
 
  诸宸棋路灵活,斗志顽强。能攻
 
  诸宸幸福一家子
 
  诸宸幸福一家子
 
  能磨,常能在防御中化被动为主动。诸宸的老公穆罕默德是卡塔尔王室成员,对此诸宸说:“没有啊,是家里有这样的亲戚而已。”诸宸介绍,公公已经退休,穆罕默德一共是四兄妹,他是老大,还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除了大妹妹出嫁外,三兄妹都和父母住一起。诸宸和穆罕默德也育有一个女儿。
 
  求学历程
 
  诸宸1995年先在清华的本科学习中文,由于下棋、比赛经常会耽误学习的时间,当诸宸的中文系同学都毕业的时候,她还落着很多课程,看着同学都毕业了,她很伤感,所以转而学工商管理。这样,诸宸的本科一学就是七年。
 
  浪漫爱情
 
  共同从事于属于一个运动项目的情侣当中,大都把共同的兴趣当成双方感情的基础的。但是丈夫穆罕默德在诸宸眼中,却首先是以对手的身份出现的。赛场上的交锋却培养出了彼此的好感。时间推移,感情也在积累。
 
  与淡妆素雅、青春靓丽的诸宸聊天是很开心的事。诸宸与老公的情缘始自他们当年在马来西亚所下的第一盘棋。当时诸宸对于这个如今让自己转变国籍的老公的第一印象居然是“糟糕透了”,在连胜好几位男子特级大师,心气正盛是,遇到穆罕默德并没有太把对手当回事,结果稀里糊涂地败在这位“二十世纪阿拉伯最佳棋手”的手下。失败使诸宸对穆罕默德的印象不佳,然而同样也是失败改变了诸宸对这个阿拉伯人的看法。在诸宸摘走亚洲女子青年冠军的前一晚,穆罕默德因比赛失败而独自坐在游泳池边黯然神伤。此时,诸宸正坐在穆罕默德身后不远处,静静地看着他。穆罕默德那种忧郁的神情深深地打动了诸宸的心。
 
  说来也怪,他俩再次见面时,彼此在心里就有了莫名其妙的牵系。于是一场堪称传奇的异国浪漫故事就此展开。
 
  在卡塔尔人看来,诸宸配不上穆罕默德,这主要是因为穆罕默德与皇族沾亲,是卡塔尔唯一的国际象棋特级大师,又是“阿拉伯二十世纪最佳棋手”;反之,中国人也认为穆罕默德配不上诸宸。这些阻力还都是小事,对于这对跨国情侣来说,家人的反对更是使两人痛苦的原因。
 
  经历了反对、猜疑、执着、坚定等纷乱的心路历程后,他俩终于在美丽的西子湖畔将彼此的命运联结在了一起。
 
  几经磨难后,2000年的一天,诸宸与穆罕默德终于如愿结成夫妻,而这个婚礼进行得甚是秘密。“我想,漂泊这么久,也应该有一个着落了,就这样,我们悄悄地结婚了。消息没有公开,我们不能再让自己或者家人有更多的压力了。我和穆罕默德似乎是一只置身暴风雨中的小船,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才能够挺过去。”在矛盾与冲突中,诸宸与穆罕默德的感情变得更加坚固。[2]
 
  异域感受
 
  2001年7月,诸宸第一次前往穆罕默德的家乡——卡塔尔。出发前,她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似乎失去了所有。那种陌生感和恐惧感一下子袭来,让她心里顿时充满了阴影。从北京到多哈没有直航航班,第一站要到马来西亚吉隆坡转机。这是他们故事开始的地方,她第一次前往自己的婆家,却注定要再次来到这个让她的命运发生重大转折的地方。她注视着那些身着黑袍、头裹头巾、面纱遮脸的阿拉伯妇女,心里充满了别样的情绪,想起关于多哈一片沙漠草木的传说,不知自己的旅途将如何艰辛。
 
  在倒数第二站阿联酋迪拜,诸宸发现自己无论在哪里,都是人们注目的核心,男人女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这位露头露脸的东方女子。而在从迪拜到多哈的飞机上,邻座的阿拉伯小伙子竟然连看都不敢看她一眼。即将到达多哈时,诸宸向舷窗外看去,惊讶地发现在飞机一侧竟然有大片的绿色,诸宸感到仿佛置身于《一千零一夜》的神话中。直到身穿长袍的穆罕默德出现在迎接的人群中,诸宸才真正地从虚幻的不真实感中解脱出来。
 
  虽然人们普遍认为阿拉伯国家似乎男权至上,但是事实并非如此,那里的女性很受尊重,成为母亲的女性地位更是无人能及,并且诸宸在卡塔尔也是备受尊重。
 
  保持身材
 
  诸宸从不反感别人称她为美女棋手,在她看来这是对国际象棋的一种宣传。看着她大晚上还吃零食,问了诸宸一个所有女孩子都关心的问题:“你是怎么保持身材的?”诸宸仰着头大笑:“你告诉她们,少吃少睡多忧愁。”“你忧愁很多吗?”诸宸点点头:“下棋的就是这样,想的也多,愁的也多,没办法,你看我就不会胖起来。”诸宸是聪明的,更是美丽的,有人问:“你的美丽秘诀是什么?”她娓娓道来:“美丽的女孩喜欢下国际象棋,国际象棋让美丽的女孩更美丽。”中国国际象棋协会秘书长林峰老师在一旁频频点头,因为诸宸的话比他的原版“聪明的孩子喜欢下国际象棋,国际象棋让聪明的孩子更聪明”更有号召力与诱惑力,也许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的美女棋手涌现出来。
 
  作为新老两代棋后,诸宸和谢军经常会被人们拿出来比对一番。在下棋的里面,她和谢军是两批人,不知道这算不算‘两代’人,但是觉得都是在很努力地把棋下好,把自己分内的事情做好。
 
  广交朋友
 
  喜欢和不同特点的人交朋友,有些不能被他人接受的人,却相处得很好。
 
  12岁的时候死活不让陈祖德悔棋
 
  前段时间聂卫平与12岁的小孩陈耀烨在比赛完复盘的时候发生争执的事情还让人们想起了很多年以前,12岁的诸宸也跟陈祖德有过类似的事情发生。
 
  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事,诸宸还是觉得好笑。
 
  那个时候他们下棋,陈老师要悔棋,她就拼命不让他悔棋。别人都觉得是年龄小,不懂事,因为他是院长,而且又不是什么正式比赛,一般的棋手肯定是不敢跟他这样的。但是陈老师却觉得她在棋场上有霸气,是可造之材。讲这个故事的时候,诸宸的表情天真得很纯粹。
 
  奥运火炬手
 
  2008年五月,诸宸回国参加了国象联赛无锡站的比赛,在5月23日下完与侯逸凡的比赛后,暂别赛场准备回卡塔尔待产。而之前的17日,身怀六甲的诸宸作为第41棒火炬手,参加了北京奥运火炬温州站的传递。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带孩子传火炬,很有纪念意义。虽有身孕在身,但也一定要坚持跑完。
 
  回乡比赛惦记着娃娃
 
  两个漂亮的小女儿永远是采访诸宸落不下的话题,她每次都很耐心地向大家通报小姐俩儿的近况,“大女儿会下棋了,但只是偶尔有兴趣,不能持久。”据说有一次夫妇俩摆棋,两姐妹“一时技痒”,也装模作样在另一边下棋,这可真成了名副其实的“棋手之家”了。
 
  远处,诸宸的卡塔尔夫君穆罕默德早早结束了自己的比赛,在外等候。“他很支持我比赛,前段时间他放弃了自己的比赛,呆在家里陪女儿,让我去参加,我从心里很感激他”。至于非常喜欢孩子的夫妇会不会再生个老三,诸宸笑言:“我老公想要啦,但我很犹豫,因为再生就真没法下棋了,再说吧。”
 
  转籍风波
 
  浙江籍国际象棋棋后诸宸也许没有想到,当她前天晚上千里迢迢从卡塔尔飞回上海后,就被卷入了“换籍风波”的漩涡之中。
 
  昨天是诸宸30岁生日,但她根本无心庆祝。一顿晚饭,被无数个电话打断,都是为了网上一篇“诸宸将换国籍弃权世锦赛代表卡塔尔出战亚运会”的消息。诸宸并没有否认,只是表示:“很多事简单说说不清楚,但我只想和丈夫团聚。”
 
  事件缘起:一篇报道扯出“换籍风波”
 
  自从远嫁卡塔尔后,诸宸在国内的曝光率日渐减少。但昨天,上海某媒体一篇《诸宸将换国籍弃权世锦赛代表卡塔尔出战亚运会》的报道,又将这位美女棋后拉回到了公众的视野之中。
 
  “国象女子世锦赛正式开始之后,诸宸的名字出现在赛场,她的名牌下依然注明“CHINA”。但是诸宸并没有现身,直到裁判裁定诸宸弃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经过多方调查和证实:原来诸宸即将加入卡塔尔国籍,按照相关规定,一个棋手不能在同一年内为两个国家参赛,诸宸‘牺牲’世锦赛的根本原因,是要在年底的亚运会上代表卡塔尔出战,争夺百年一遇的亚运国象金牌。”
 
  本人证实:换籍的念头半年前就有
 
  在“换籍风波”风生水起之时,主角诸宸却回来了。
 
  诸宸于前夜千里迢迢从卡塔尔飞回上海,身边并无丈夫穆罕默德相陪。她此行的目的就两个:陪母亲看病,并且把两岁的女儿带回卡塔尔。诸宸的妈妈眼睛动脉出血,情况并不太好。诸宸为此很是自责,一直问长她两岁的姐姐朱震,“是不是我做得不够好?”
 
  和卡塔尔丈夫穆罕默德结婚6年,夫妻俩聚少分多,长期处于分居状态,诸宸为此心怀愧疚。在向诸宸求证“换籍”传言时,她并没有否认,只是表示:“很多事简单说说不清楚,但我只想和丈夫团聚。”
 
  要换国籍,这个念头其实早在半年前就有了。由于不是卡塔尔国籍,诸宸在多哈除了和丈夫厮守,就只能一个人摆摆棋。这对于把国象当作生命的诸宸来说,那是种难耐的寂寞。虽然丈夫也同为棋手,但这毕竟有别于正规的训练。
 
  诸宸的内心一直挣扎,但终究要有做出选择的那刻。前阵子她还和家人说:“自己的棋力下来了。”
 
  昨天诸宸很累了,时差还没倒过来,又接了很多个电话,直到手机电量耗尽。诸宸30岁生日的心情并不好,她说网上的文章她不想看,也不敢看。在家人的宽慰下,她慢慢平静下来,早早地休息了。
 
  家人态度:她只想过正常人的日子
 
  昨天,姐姐朱震的电话几乎和诸宸一样多(诸宸随母姓,朱震随父姓)。“对于她要改国籍,家里都理解。”虽然当初一度反对诸宸的异国恋,但一旦认可了,诸宸的父母表示了极大的宽容。
 
  不过对于网上所说的“卡塔尔提供了优厚的条件”、甚至还有人电话问是否“经济有问题”,朱震表示了愤怒:“我们家诸宸绝对不是那种人,不会为了这个而去的。”朱震希望大家能多体谅诸宸,“她很不容易,结婚都6年了,也分居了6年,她只想过正常人生活。”
 
  诸宸在中国和卡塔尔两地往返,无论精神和身体状况都不好,家里看着实在心痛。“我们家诸宸实在是太纯了,是纯爱情的那种。”
 
  至于为何是诸宸改国籍而不是丈夫“倒插门”,朱震表示:“他那头不可能啊(穆罕默德家族和卡塔尔王室沾亲带故),要是他能改成中国国籍,那一家人在中国多好啊!”
 
  浙江意见:诸宸可以成为“外援”
 
  对于诸宸这样不可多得的招牌棋手,作为主管的浙江体育局自然不想放人。至于即将于4月初开赛的国象联赛,诸宸早明言会替浙江队效力。如果“转协会”成功,那届时她将以“外援”的身份为家乡效力。
 
  30岁生日不快乐其实只是想要一个家
 
  加入卡塔尔籍的消息一经传出,诸宸的决定就引来了很大争议,昨天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的时候,诸宸袒露了自己的心声。
 
  两年前就想改国籍
 
  对于缺席世锦赛诸宸表示:“为了这次比赛我做了很多准备,我原本是想代表卡塔尔参加这次比赛的,国内也同意了。但如果我参加了比赛又和中国棋手相遇,那么肯定会引来更大的轰动,在反复考虑之后我还是决定放弃本次比赛。”
 
  实际上诸宸改变国籍并非是一时冲动,在两年前,她就有了改国籍的念头,但当时的诸宸的成绩很好,她也明白中国棋院可能不会放行,所以把这个念头一直埋在心底。今年过年后,她才鼓起勇气,向中国棋院提出了加入卡塔尔籍,“换国籍我两年前就想过了,我现在的成绩也不如以前了,即使代表卡塔尔,也不会对中国产生什么太大的威胁,所以我想这个时候走,应该比较合适。”
 
  本想让丈夫改国籍
 
  1999年,诸宸与卡塔尔棋手穆罕默德结婚,2004年生下女儿。虽然与丈夫结婚,但是因为身份的原因,诸宸与丈夫长期两地分居,生活很不安定。诸宸曾经说过因为两地分居,两人的电话费已经可以在北京买一套房子了。
 
  对于两地分居的生活,诸宸一直在想法改变现状,“本来也想过让我丈夫加入中国籍,反正不是他来中国,就是我去卡塔尔。但从实际情况来看,他是家里的长子,他有父母要照顾,而且按照卡塔尔的风俗习惯,你应该也有所了解,不会让他离开的。”而夫家也一直希望诸宸能够去卡塔尔定居,但去卡塔尔如果不改变国籍她就没棋可下,为了在卡塔尔能够继续从事自己喜爱的国际象棋,诸宸只有一条路可以选择,那就是改国籍。
 
  六年相思苦只要一个家
 
  诸宸加入卡塔尔国籍,并代表卡塔尔参赛,很多人都认为是卡塔尔的丰富物质条件吸引了诸宸,也因为这个原因人们对诸宸褒贬不一,但对于这点诸宸心里很坦荡,“我绝对不是为了钱,在国内我可以生活得更舒服,这也不存在爱不爱国的问题。”
 
  只有结了婚的人才能明白。大家看到的也许是我的光环,但看不到我另外的一面,我也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但是我却不能和其他普通女人一样,过上稳定的生活。”这样的生活让诸宸患上了失眠,体重一度只有40公斤。卡塔尔没有诸宸想像中的那么近,这不仅仅是要做十几个小时飞机的距离,更是与丈夫感情的距离。因为双方都要忍受这种煎熬,诸宸的棋艺不仅没有提高,成绩也一落千丈,风光无比的国际象棋”大满贯“选手陷入了低潮。
 
  昨30岁生日诸宸不快乐
 
  昨天是诸宸30岁的生日,但是这个生日却过得并不是那么开心。不仅因为她要加入卡塔尔国籍在网上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更因为她深爱的母亲得了眼疾,接近双目失明。
 
  诸宸是前天晚上从多哈赶到上海的,主要目的不是过生日,而是为了给母亲看病。昨天晚上诸宸的母亲坐火车从温州赶往上海,一是与诸宸团聚,二是在上海看病。诸宸为母亲找了上海最好的医生,但是手术却排到了7月份,所以诸宸非常着急。
 
  昨天的生日晚餐,诸宸的阿姨等在上海的亲戚一起庆祝,但在吃饭的过程中却不停地在接各地记者打去的电话。回到家中已是21时,诸宸说她回到上海已经哭了两回了,因为母亲的病,更是因为来自外界的巨大压力。
 
  等给母亲看好病,诸宸就将回到卡塔尔,这一次她会把自己的女儿也带过去,然后就将在多哈定居,准备年底的亚运会。
 
  王汝南:尊重诸宸的选择
 
  棋后诸宸准备改变国籍,代表卡塔尔参加年底在该国举行的亚运会!在传出这个惊人消息后,记者昨天从中国棋院院长王汝南处得到了证实,王汝南非常大度地表示,只要诸宸所属的单位浙江省方面没有意见,中国棋院方面会尊重她的选择。
 
  诸宸实际上在两个多月前就向中国国际象棋协会提出了自己改变国籍的申请,但根据规定转变国籍的问题,诸宸必须先和自己的所属单位浙江省体育局谈妥后,中国国际象棋协会才会研究这一请求。诸宸改变国籍的保密工作一直做得很好,但由于一名运动员不能在一年内同时代表两个国家比赛,所以诸宸放弃了本次女子世锦赛和5月的都灵奥赛,才泄漏了她的计划。
 
  惟一的麻烦是这一事件还牵扯到了国象联赛,究竟诸宸是算本国棋手还是算外援,联赛的棋手报名虽然已经截止,事情仍旧没有任何头绪。
 
  王汝南:尊重诸宸个人的决定尽量挽留但是不会阻拦
 
  本报北京专电由于某专业体育报昨天爆出了“国际象棋棋后诸宸可能加入卡塔尔国籍”的猛料,因此昨天在春兰杯现场“视察”工作的中国棋院院长王汝南也成了记者“围堵”的焦点。
 
  当得知“诸宸可能加入卡塔尔国籍”的消息时,王汝南有点吃惊,他表示:“此前只听说过她要代表卡塔尔打年底的亚洲杯,但我好像还不知道她要加入卡塔尔国籍”。不过王汝南马上就表示了理解:“人家一个大姑娘,到国外结婚生子,挺不容易的。就算她要改变国籍也很正常,毕竟她首先要考虑家庭。而且现在中国社会越来越民主和开放,改变国籍是诸宸的个人意愿,从尊重人权的角度来说,中国棋院也无权干涉。”
 
  看到王汝南的回答非常“平和”也非常“中肯”,一心想多挖点猛料的记者还有点“不依不饶”,有人问王汝南:“诸宸作为中国国际象棋界的领军人物,同时也是一面旗帜,如果加入卡塔尔国籍会不会造成‘国家高级人才的流失’?”对此王汝南表现得非常理智:“运动员有一定的特殊性,也就是说她的运动周期、运动年龄不会太长。假如说诸宸‘年方二十’,那中国国际象棋界还指望她攻城拔寨,指望她去挑大梁,这个时候诸宸要是加入卡塔尔国籍的话,那肯定会给中国国际象棋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但现在诸宸(1976年出生)已经结婚生子,虽然棋类运动的周期比一般的运动要长,但不可否认,诸宸也过了自己运动生涯的巅峰期。再加上诸宸结婚生子的这段时间基本上没有在一线奋战,中国国际象棋界也已经适应了没有诸宸的日子,她的离开,损失应该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当有人问“中国棋院会不会给诸宸加入卡塔尔国籍设置障碍”时,王汝南笑着说:“为了留住人才,同时也是对诸宸这么多年出色战绩的一种认可,我们中国棋院肯定会尽量挽留诸宸。但挽留并不代表阻拦,我们会尊重诸宸的个人决定。
 
  诸宸接受半岛电视台专访不懂阿拉伯语更显孤独
 
  在异乡卡塔尔,诸宸要的是和老公一起过恬静的生活。她的世界只有他懂。
 
  毫无疑问,诸宸是一个新闻人物。不光是在中国,在卡塔尔也一样。据说整个卡塔尔只有4例中卡联姻,而诸宸的婚姻绝对是其中最轰动的一例。
 
  老公为诸宸当翻译,不懂阿拉伯语的诸宸很孤独
 
  说happy,她happy吗?整个采访,诸宸的脸上找不到高兴的影子,即便偶尔微笑也那么不自然,她语调颤抖,正在竭力控制自己的感情,似乎马上就要哭出声来。
 
  灯打在诸宸的脸上,很白,她的消瘦一清二楚。两年前随中国国象队在永川集训时,半岛电视台的采访结束了,有人拉走了她的老公,诸宸于是又恢复了她的孤独。她微微扬起头,嘴唇再度紧锁,眼睛看着远处,我却看不出她的焦点在什么位置。她胸前挂着一枚奖牌,身上穿着卡塔尔的队衣,但这些似乎都和她无关,周遭的一切,都和她无关。
 
  诸宸有些激动地说:“其实我们只不过是一段异国恋情而已。我们和绝大多数人一样,没什么不同,为什么……”
 
  面对这样的诸宸,我实在不知道该问她什么。该问的,似乎都问了,该说的,她似乎也都说了。但她的内心呢?我们似乎永远都不会知道那里发生的矛盾与纷争。
 
  但在这个似乎与世隔绝的角落里,我感觉必须要对她说些什么,以打破这沉默的空气。这样的沉默让人压抑。



相关文章: 国际象棋规则图解 | 国际象棋等级分

热点追踪

View All NEWS and event